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少年的欲望】(40)【作者:lvmvlv】
【少年的欲望】(40)【作者:lvmvlv】
字数:13089
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(40)被迫的家访

  接下来几天,我倒是悠闲得很,那个偷拍的事情,我和张昌一说,张昌就来了兴趣,问了我那个男生的模样和事情的细节,然后表示他要去弄个究竟。
  看他一脸兴奋与不爽的样子,我知道所为何事,那天他狂操了王纯大半天,结果晚上等夏阿姨回来的时候,他已经硬不起来了,最后只能在夏阿姨身上揉揉捏捏,搂搂抱抱的过过手瘾,有点憋屈的搂着夏阿姨睡觉了,至于王纯,在张昌发现自己被榨干后就被赶回家去了。

  硬不起来了,张昌还留着她有何用,王纯什么也不敢说,乖乖的离去。
  这件事令我颇为无语好笑,也让张昌一时失了继续的兴趣,转而对我发现的事情关心起来。

  另一边,龚纯优哉游哉,天天享受熟女老师的服务,直到周末来临,无法反抗张昌的关老师这周多次被张昌侵犯,颇为无奈却又无可奈何,第一次没有下定鱼死网破的决心,那后面只能慢慢沉沦,难以自拔,更何况自己弟弟的死活还捏在张昌手上,要是弟弟出了事,只怕在老家的父母也活不了了,至于自己嘛,关老师自嘲的一笑,哪能和弟弟比呢。

  但不能硬抗却可以软抵抗,关老师每次被侵犯时都强忍心中和身体上的快感欲望,以冷漠对付张昌,弄得张昌也是挺无趣的。

  张昌恼怒之余,次次不间断的强迫关老师服下催情药物,慢慢作用之下,关老师越来越难以抵抗身体自发的快感,强忍之下积累的欲望终有彻底爆发的一刻,那也将是她彻底堕落的时候。

  但有一件事情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,关老师被张昌奸淫后,居然连带着对我和龚纯有了怀疑,虽然并无证据,但她决定不去龚纯家家访了,这让我知道她起了疑心,不过也是,我们三人如此亲密,关老师很难不怀疑,哪怕只是猜测,关老师也会避免,免得羊入虎口。事已至此,张昌拔了头筹,我们也不能干看着啊,我们决定换一种方法,不管怎么样,龚大少都要尝一尝美女班主任的味道。

  不得不说,龚纯现在是越来越懒了,这种事都让我们给他想好,只留了一句话,「钱不是问题。」

  我们给土豪跪了,看在Money的份上,我和张昌开始动起了脑筋。张昌也是个不爱动脑子的,耸耸肩,随意的说道,「那我给她喂点药,扔你家里随你搞。」
  听起来方便省事,龚纯似乎立刻就要赞同。

  我无语的摇摇头,「别这样,好歹给关老师留点深刻的印象啊。照我说,至少先让端庄威严的关老师替我们的龚大少吹一吹吧。」

  我这么一说,张昌也附和起来,「对,对,家里哪有学校爽。」

  龚纯懒洋洋的,「学校麻烦,家里方便。」

  我和张昌面面相觑,这事不就讲个刺激嘛,家里可比不上学校啊,可一想龚纯的性格,我和张昌急忙劝说龚纯,好半天,龚纯才勉为其难的决定自己动一动。
  于是就在周末前一天的一节自习课上,龚纯找到站在教室后面的关老师,关老师看着龚纯,不知道他找自己什么事,但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果然,龚纯掏出手机,一闪而过的一张照片令关老师头晕目眩,最坏的事情发生了,那是一张关老师被迫在办公室替张昌口交的照片,而拍摄的角度却是窗外,当然,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。

  龚纯指指门外,关老师深吸一口气,转身来到走廊,一脸寒霜,似乎想靠往日的威严压服龚纯,「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?你这是犯罪,会被送进监狱的。」
  声音却压得极低,还不时看向四周。

  龚纯微微一笑,声音同样很低,「我什么也没做啊,只是不小心拍了张有趣的照片而已。」

  关老师刚想开口,龚纯接下来的话令关老师气得发抖,「前段时间有个女老师与未成年的男学生发生关系被判刑了。虽然张昌超过了14周岁,可传扬出去,只怕大家还是会认为是你这个淫荡的老师勾引了男学生吧。」

  关老师怎么也想不到龚纯会说出这种话,气得说不出话来,只是怒瞪着龚纯,龚纯继续道,「关老师,你觉得是你说出的话分量足,还是我们父母的力量大?」
  知道龚纯家庭情况的关老师顿时一愣,面色苍白。

  龚纯看了一眼周围,「关老师,你是要继续在这里进行我们的话题吗?」
  关老师一愣,看向教室里面,张昌低头看着一本书,而我则正在书写什么。
  关老师转头看向龚纯,「跟我来。」

  龚纯跟在关老师身后两步,两人很快来到楼下,可关老师随即犯难了,此时办公室还有别的老师,她还能去哪儿呢?纯似乎看出了关老师的为难,「跟我来吧。」

  说着转身离去,关老师有心不理会,又想要搞清楚事情,只好跟了上去,龚纯居然又回转到了楼上,此时的走廊里空无一人,龚纯径直走到那间被锁上的储物间,打开了门,「进来吧,」见关老师迟疑地站在楼梯口,「你希望别人围观吗?」

  关老师只好跟了进去,龚纯关上门,关老师皱着眉头,房间里只有一盏灯,唯一的窗户窗帘紧闭,一片昏暗,里面因为长期不通风,有着淡淡的霉味。关老师疑惑的看着龚纯,「你怎么会有钥匙?」

  龚纯微微一笑,「这有何难?」

  关老师想到龚纯的身份,不再吭声。

  她可不会知道这间储物间压根没人管,学校现在正在扩建新校区,翻新旧校区,又正逢动荡,谁会在意一个顶楼的储物间,上面的锁是我伙同张昌偷偷加的,为的就是有个隐秘的地方方便在学校干些有趣的事情,原先没锁上的时候偶尔会有学生进来玩,后来发现被锁上了,大家都以为是学校行为,后勤管理则压根想不到这里有个被人私自上锁的储物间,所以又有谁会知道真相呢?关老师先入为主,以为是龚纯通过关系搞来的钥匙,脸色更加难看,这种行为的目的明显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想到自己现在糟糕的处境,不再纠结这个问题,关老师直直的看着龚纯,「你究竟想要做什么?」

  龚纯走到里面,「应该是我问你,关老师你要做什么?」

  关老师一愣,没明白龚纯为什么这么问,接下来龚纯的话令关老师恼羞不已,「你为什么勾引张昌?和他在学校做这种事情?」

  这简直就是倒打一耙,关老师强忍住怒火,「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没有勾引他。」

  龚纯打断关老师,「那你告诉我照片怎么解释?那天下午,你不会忘了吧?」
  关老师又羞又怕,怎么可能忘记,前几天下午张昌趁她一人在办公室的时候,胁迫她口交,已经给张昌口交过多次的关老师没有反抗,但是一脸冷漠的没多久就让张昌交货了,当时为了尽快弄出来,手口并用,显得很主动,居然被别人拍了下来,当时应该是没人的啊。龚纯见关老师不语,「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,居然光天化日在办公室就……」

  关老师想要开口反驳,却又无法,毕竟这是事实,只能强撑着冷着脸一言不发。

  龚纯接着说道,「因为家里的原因,我和张昌关系不错,」龚纯丝毫不否认这点,「这几天他却显得挺奇怪的,喜欢一个人神神秘秘的,本来我也不会在意的,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,再说你们之间确实掩饰的不错。」

  关老师看着龚纯,显然是想知道怎么被发现的,龚纯给的理由却简单的令人吐血,「偶然也是必然,那天下午我去上厕所,结果却看到张昌跟着你去你的办公室,老师叫学生去办公室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但我却来了兴趣,因为张昌这几天有点异常。我本以为张昌又犯了什么错,要被你教训,只想着去偷听一下,回头可以嘲笑张昌,没想到啊……」

  关老师心乱如麻,她并未完全相信龚纯的解释,但问题在于,她面对龚纯处于弱势,尤其龚纯又有她的把柄,关老师只好走近几步,不再纠结怎么被发现的问题,小声问龚纯,「那你想怎样解决?」

  龚纯扫了关老师一眼,「就像你对张昌那样就可以了。」

  关老师闻言,知道遇到了最坏的情况,可还是忍不住怒火上升,「做梦!」
  龚纯不急不慢,「这时候装什么纯,你给张昌口交的时候可是很风骚啊。」
  关老师很想上前就给龚纯两巴掌,但理智告诉她,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自己身败名裂,还会连累家人,她委曲求全,被张昌糟蹋,此时被捅出去,那前面的牺牲又有何意义呢?龚纯接下来的话令关老师忍不住要反驳,「你勾引张昌,无外乎是看中张昌的家庭背景,哼,他能给的,我也能,你要知道,我家可比张昌家有钱多了。」

  「我才没有勾引那个混蛋,是他强迫我的。」

  「强迫?」

  龚纯哈哈一笑,「昨天下午我可没看出来强迫,那么主动。要不是你自己不检点,张昌会和你在一起?」

  关老师张张嘴,这种事讲不清楚了,「再说,你天天穿的这么性感,不是勾引学生是什么?」

  这就是欲加之罪了,龚纯扫视着关老师被性感职业套装包裹的美妙躯体。
  龚纯接下来的话却恰恰击中了关老师的弱点,「张昌能给你多少,我能给你更多。」

  事情的起因是张昌对一件事情的推波助澜,关老师在外地上学的弟弟因为同学间的攀比,外界的诱惑等等,透支消费,借了网络贷款,张昌知道消息后又找人故意借给他钱,不要任何抵押,引诱他消费,使得他利滚利之下,已经欠了快五十万了。

  然后追债电话就到了关老师这,关老师虽然怒火万分,但这是自己唯一的弟弟,又不能不管,更不敢告知任何人,包括自己的父母。

  只能将自己工作几年攒下的积蓄尽数偿还,但还欠下三十余万。

  在老家农村的父母身体不是很好,更不敢让他们知晓,那边已经扬言要把欠债信息广而告之了,至于自己那个外地的男友,关老师苦笑而已。

  想到这,关老师低下了头,内心最后的自尊在强撑着,这时电话忽然响了,关老师吃惊之下手忙脚乱的看了一眼,脸色苍白的接通了电话,「喂,我知道,明天我一定把钱给你们。」

  挂断电话,关老师抬头看向龚纯,「我要你给我一笔钱,你的要求我都答应。」
  「多少钱?」

  「三十万。」

  「这么多,」龚纯颇为惊讶,「我可不相信张昌拿得出这么多钱。」

  「我知道这对你不算什么,」关老师一副豁出去的架势,「我可以答应你的任何要求。」

  话虽如此,语调却颤抖低沉。

  「哈,确实对我不算什么,」龚纯笑道,「可我也不愿当个凯子啊,三十万,我什么样的女人玩不到。」

  这句话令关老师羞愤欲死,可以说老师的尊严荡然无存,就在关老师绝望之时,龚纯又开口了,「不过你是我的班主任呢,想想就觉得有意思,美女班主任主动为自己的学生服务,啧啧,可也不值三十万啊。这样吧,我可以给你三十万,算借你的,也不要打什么借条。看你的表现,表现好一分不需要还,表现不好,你相信我,我有的是办法连本带利拿回来。」

  利诱威逼之下,在这个急需用钱的时刻,关老师屈辱的点了点头,艰难的吐出一个字,「好。」

  此时外面传来下课的铃声,房间里的两人恍无所觉,龚纯一指自己下身,「那就先让我感受下张昌是怎样的感觉吧。」

  关老师心知自己已无退路,慢慢走到龚纯面前,缓缓蹲下身子,慢慢的拉开龚纯裤子的拉链,掏出龚纯已经挺立的肉棒,小手套弄起来,龚纯长呼了一口气,「关老师,你可真熟练啊。」

  关老师低头不语,一只手握住龚纯的肉棒套弄,另一只手轻轻托住龚纯的睾丸,红润的小嘴在龚纯的马眼上一舔,龚纯终于知道张昌怎么那么快就完事了,自己差点也没撑住。

  外面的走廊上,我和张昌在一处拐角低语,「你说他们人在哪?」

  张昌看着我。

  「就在这层楼咯,」我懒洋洋的答道。

  张昌一愣,继而反应过来,「卧槽,他把钥匙拿去了啊?」

  我点点头,「看样子情况顺利,你这手玩的真不错,龚纯最大的优势被体现出来了。」

  张昌嘿嘿一笑,「不过一下子拿三十万,我倒不担心他拿不出,可是家里人总会问一声吧。」

  我撇撇嘴,「他一个人在这,谁会在意,就算有人注意到,直说呗,借给班主任了。你要知道,我们这种穷人对三十万无比关心,可像他这种不差钱的,会在意吗?就像你如果花了三十块,谁会管你花哪去了。最主要的是,这些钱龚纯自己就能掏的出,自然不会引人注意。况且这种利滚利,你以为就真的是实打实的三十万,这事本来就是你弄的,你会不知道?嘿嘿,实际上那小子只怕拿到手的一万块钱都不到吧。」

  张昌默默地点点头,本来就是一个圈套而已,「不过话说回来,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要不是她弟弟自己不争气,呵呵……」

  「哎呀,一个姐姐,一个弟弟,又是老来得子,溺爱过头了。」

  同样看过那些资料的我摇摇头。

  「呵呵,活该,」张昌冷笑道,「龚大少这享受是应得的,他的钱可没少花。」
  张昌在本地呼风唤雨,可到了外地,虽然一样可以找到办事的人,但钱可少不了,「这小子居然拿着借来的钱去找鸡,被我们的人拍了个正着,画面劲爆着呢,你要看看吗?」

  我摇摇头,「没兴趣,有啥看的?那个男的,还是那只鸡?」

  张昌翻了个白眼,「也是,他拿我们的钱找鸡,我们就玩他的姐姐,倒也公平。」

  这次轮到我翻白眼了,感情这就是你张大少的公平啊。

  我们在外面闲聊的同时,龚纯正按着关老师的头不断抽送,关老师张着小嘴含住龚纯的肉棒,香舌舔舐,双手不断刺激龚纯下身的敏感之处,在龚纯的大腿根睾丸等处来回抚摸按捏,龚纯低声喘息着,「老师你可真棒啊,」说话间,龚纯忽然死死按住关老师的头部,关老师下意识的想挣扎,但随即放弃,任凭龚纯将精液射入口中,强忍着恶心吞了下去,都替张昌做过了,再来也无所谓了,然后慢慢的用舌头替龚纯清理干净。

  虽然龚纯已经被其他熟女老师如此服侍过,可自己冷艳端庄的班主任如此曲意逢迎,仍然让龚纯非常的满足,唯一不满的是速度太快了一点,他现在有点体会到当初张昌的感受了。

  龚纯满意的拍拍女老师的脸蛋,「那晚上就请关老师去我家家访一次,」见关老师略有迟疑,龚纯又加了一句,「晚上钱给你。」

  关老师一咬牙,点头答应了。接下来龚纯回到班上,而关老师则悄悄的去厕所处理一下了。龚纯回到班上已是最后一节自习课开始了,但我和张昌却疑惑的对视了一眼,怎么这么快?但此时以上课,心底的疑问只能等到下课了。

  下午放学后,三人短暂的碰了个头,「怎么这么快?」

  心里已经有阴影的张昌首先嚷嚷起来。

  「我让她晚上去我家。」

  龚纯言简意赅。

  张昌顿时失望了,「学校多好玩啊。」

  可我却发现龚纯脸色略有点不自然,眼神一转,想到了更多,「关老师有没有让你稍微发泄一下啊?最后一节课她都没露面啊。」

  龚纯看着面带诡秘笑意的我,没好气的说道,「就你聪明,她替我口交了一回,」说到这,脸色一僵,「真舒服,就是快了点。」

  张昌顿时乐不可支,「就说嘛。」

  下一秒笑容就僵在脸上,龚纯继续说道,「不管怎么着,肯定比某个快枪手好,想想昨天下午的办公室。」

  昨天下午张昌胁迫关老师替自己口交,让龚纯在外偷拍,双重刺激下几乎是没几下就交货了,本想着在龚纯面前展示一下雄风,哪知道适得其反,张昌顿时垂头丧气。

  简短的交流一番,龚纯回家等待关老师的到来,张昌则是叫嚷着关老师归龚纯了,那李明玥他就要享受一番了,放学后趁人少了,就跑到音乐教室去了,说是自己还没怎么在教室玩过呢。我站在走廊上看着关老师慢慢走出校门的身影,以龚纯的性格,关老师这个周末只怕是出不了门了。

  与被张昌玩弄不同,那是纯粹被胁迫,龚纯这里却又多了几分交易的味道,这无疑令关老师更加被动,交易就意味着她要更主动地付出。到了龚纯家门口,满脑子想着如何尽快拿到钱,并像对付张昌那样迅速搞定龚纯的关老师并不知道,龚纯可是和张昌完全不一样的。龚纯打开门把关老师迎了进去,「老师果然准时。」
  关老师冷着脸,「钱呢?」

  龚纯微笑道,「不要这么着急,晚饭时间了,先吃点东西吧。」

  餐桌上放着一些精致的饭菜,见关老师不动,「忘了你说过的话了?」
  关老师无奈,只得放下手中的小包,走到桌边坐下,食物很诱人,但关老师完全没有心思,简单的吃了一两口就停下筷子看着龚纯,龚纯倒是吃的津津有味,见状笑道,「关老师没有胃口,那来点红酒开胃吧。」

  见关老师有拒绝的意思,龚纯半是威胁的笑道,「不要拒绝我的要求。」
  关老师只好接过龚纯手中的红酒,抿了一点,龚纯知道关老师是怕自己和张昌一样的下药,「关老师,我和张昌可不一样啊,你不能拒绝我的要求,所以你想多喝我还不会让你喝,不然一会怎么主动让你服侍我呢?」

  关老师闻言才知道龚纯是个什么心思,刚想发怒,却想到自身的处境,无奈的靠在椅子上。

  龚纯见好就收,从身上拿出一张卡,「这是三十万,密码是你的生日。」
  关老师满脸愕然的接过卡,显然是没想到这么顺利,又有点狐疑的看向卡,「不用多想,我可不怕你会赖账,」龚纯嘿嘿一笑,「记住你的话。」

  关老师明白龚纯的意思,之前自己都会被张昌胁迫,更何况现在又拿了他们的钱,只怕是难逃魔爪了,可自己已经被自己的两个学生奸淫玩弄,既然已经坠入深渊,那就替自己谋取一点利益吧,至少不要把自己的家人牵扯进来。看着关老师不断变换的脸色,龚纯得意的一笑,拍拍自己旁边的椅子,「坐过来吧。」
  关老师闻言低着头一动不动,脸色挣扎,虽然她已经有了觉悟,可不代表立刻就能转换角色,内心依然处于矛盾煎熬之中。

  龚纯见状,猜到关老师此刻所想,「既然老师不愿意过来,那我过去好了,」说着起身坐到关老师旁边,关老师下意识的想躲开,被龚纯一把搂住细腰,「听话。」

  关老师挣扎两下无果,放弃了抵抗。

  龚纯另一只手端起关老师的杯子,递到关老师唇边,关老师知道躲不过去,慢慢张开小嘴,一点点将鲜红的酒液吞入口中。

  看着关老师无助却又故作坚强的样子,龚纯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欲望,放下杯子,将关老师的脸转过来,对着关老师的红唇吻了下去,关老师呆呆的睁着眼睛,好一会才似乎想要反抗,可龚纯那双充满欲望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她,关老师一下反应过来,闭上眼睛,双手紧紧的抓着椅子两边,任由龚纯轻薄。

  在关老师嘴唇上亲了又亲的龚纯可不满足仅仅如此,舌头慢慢的伸到了关老师的嘴里,关老师被迫被动的配合着,牙齿被分开,香舌极力躲闪却只能让龚纯更加兴奋。

  龚纯忽然抓住关老师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裤裆上,接着又拍拍关老师另一只手,关老师明白龚纯的意思,此时龚纯换了一条短裤,拉开裤子拉链,里面竟然连内裤也没穿,肉棒直挺挺的高高翘立,关老师修长的玉手一只握住龚纯的肉棒缓缓套弄,另一只手按在龚纯的马眼上来回轻抚,不时以指甲轻轻刮一下,每次都令龚纯微微一颤,如此没有几下,龚纯就再也无法忍受了,他猛地分开关老师,两人都是大口喘着粗气,龚纯靠在椅子上,「坐到我腿上来。」

  看着龚纯发红的眼睛,关老师默默的站了起来,转到龚纯面前,龚纯一把将关老师的套裙向上掀起,看着里面性感诱人的白色蕾丝内裤,呼吸粗重的搂住关老师的腰,关老师分开双腿跨坐在龚纯身上,龚纯双手向下一滑,在关老师挺翘的美臀上毫不客气的揉捏起来,关老师身子一下后仰,赶忙双手环住龚纯的肩膀,龚纯的肉棒隔着蕾丝内裤在关老师的私处来回摩擦,「你也动一动。」

  关老师缓缓的一上一下起伏着,不多时,关老师内裤的前面就湿漉漉的了,既有关老师自己的淫液,也有龚纯分泌的液体,龚纯将关老师的内裤拨开顶了上去,关老师微微抬起身子,调整角度,然后缓缓坐下,两人同时发出低低的呻吟声,龚纯满心得意,自己端庄秀丽,严格认真的美女班主任,此刻正主动跨坐在自己身上,不断上下起伏,尤其是女老师无奈无助的神情,简直是最好的催情药,龚纯不住地向上挺动,每一下都卖力非常,「关老师,你的小穴好紧,水又多,真是极品啊。」

  关老师闻言又羞又恼,只好将头转到一边,不吭声。

  龚纯却趁机将头凑到关老师耳边,轻舔关老师的耳垂,令关老师颤抖呻吟,「据说你被张昌也操了好几次了,还有你以前的男友,怎么样,觉得哪个最棒?」
  关老师很想抽龚纯两巴掌,但她悲哀的发现,自己身体的反应却是更加用力的扭动着,双手死死扣住龚纯的肩膀。

  随着龚纯的抽插,关老师的头无力的垂了下去,埋在龚纯肩膀上。

  龚纯一只手仍然按捏着关老师的屁股,不时拍打两下,另一只手顺着腰部往上探,然后转移到前面,攀上了关老师的胸部,隔着外套搓揉起来。

  感受着身体难以抑制的快感,关老师知道自己难逃被蹂躏的命运,索性就和对付张昌一样,大屁股卖力的扭动着,双手从肩部慢慢向下滑去,胸、腰、腹,直至两侧耻骨,轻轻地揉捏,同时抬起头,对着龚纯魅惑的一笑,低头吻在了龚纯的脖子上。

  龚纯这下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关老师这突然的转变令他心中大呼意外,身体却给了忠实的反应,又是短短几十下抽插,龚纯就觉得快感在下身不断累积,不甘心就这么失败的龚纯看着同样被干的快感不断的关老师,伸手摸索着关老师的阴蒂,按压揉捏,令关老师再也忍受不住的低声娇吟,只是龚纯还是迟了一步,感受着下身一波波的怒吼,龚纯双手死死的抱住关老师的屁股向前挤压,精液一滴不漏的被射入关老师体内,关老师被滚烫的精液不断浇在花蕊上,也是浑身颤抖,双手环住龚纯的腰,发出一声声闷哼。

  高潮过后,两人搂在一起,一时都无力动作。

  休息片刻,关老师想要从龚纯身上下来,却被龚纯按着屁股,「不要动哦,关老师。」

  感受到还留在自己体内的东西又开始作怪,关老师呻吟一声,随即感觉胸前一凉,外衣和衬衣的纽扣都被解开了,龚纯双手伸到背后,解开白色胸罩,顺手扔到一边,接着低头含住关老师一颗早已挺立的粉嫩乳头,关老师对此唯一能做的就是再度起伏自己的身体。

  龚纯无疑很是得意,张昌总说关老师不好搞,找对了路子,还不是一样要乖乖的主动被我操干,这么想着,整个人更显兴奋,加快速度挺动下身,内心防线已然瓦解的关老师控制不住的小声呻吟着,却更加刺激了龚纯的欲望。

  连着来了两次的龚纯和关老师都累得够呛,龚纯索性拉着关老师一起仰躺在沙发上,「关老师,刚刚的你还真是主动啊,」龚纯满脸笑意。

  「答应你,我自然会做到,」关老师此时已经是破罐子破摔,「只是你也不怎么样嘛。」

  龚纯险些没被气死,只是眼下他一时间还真是有心无力,「哼,有你见识厉害的时候,」说着用力的在关老师高耸的乳房上揉捏起来留下一道道痕印,关老师带着点不屑的笑意,似乎没感觉到疼痛,「比张昌那个快枪手好不到哪去。」
  张昌也跟着躺枪了。

  「好啊,」龚纯平复了一下心情,「没关系,还有一整个周末呢,我们慢慢来。」

  关老师一愣,「一整个周末?」

  「你以为那么多钱是白拿的吗?」

  龚纯的另一只手抓着关老师的屁股,狠狠地捏了一把。

  「我无所谓,」反应过来的关老师斜眼打量着龚纯,「就你这小身板,吃得消吗?下个星期期末考试,别把自己折腾死了。」

  嘴上功夫一般般的龚纯发现自己讲不过关老师,想要真刀实枪的教训教训她,自己又有心无力,一时有点愤懑,忽然坐起,又把关老师拉起来,命令关老师跪在地毯上给自己口交。

  关老师也不反抗,乖乖的跪在龚纯面前,把头埋进龚纯的胯下,龚纯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毕竟是年轻人,龚纯很快雄风再起,但很遗憾还是敌不过关老师逐渐熟练的唇舌之技。

  龚纯咬牙压制住快感,把关老师的头拉开,让自己缓和一下,抬头却是关老师淡漠的眼神,这令龚纯分外恼火,不管三七二十一,将关老师扑倒在地毯上,分开女老师白皙健美的大腿,挺入了进去,关老师微微叹息着,眼神漠然,双腿却紧紧地缠住龚纯的腰部,浑圆挺翘的臀部卖力地扭动起来。

  很快,龚纯原本疯狂的神色顿时多了几分苦色,准备不够充分啊,这个周末怎么办啊?

  晚上十点多,这时候本该是夜生活刚开始的时候,龚纯和关老师两人却是毫无形象的躺在床上,龚纯下定决心要好好教训关老师,甚至不惜自己还吃了点药。
  虽然自己是彻底累趴下了,可面对龚纯这个嗑药的年轻人,关老师也没好哪去,短短几个小时,两人都彻底精疲力竭。「是的,我有个同学来看我,所以这个周末我不回去了,你带男朋友回去我也不管你哟。没有男朋友?那就你一个人High吧。」

  挂断电话,关老师扫了一眼龚纯,发现龚纯已经闭上了眼睛,一直强撑着的关老师再也支撑不住,下一刻就陷入了梦乡。

  第二天一直到下午,龚纯和关老师才从床上爬起来,饥肠辘辘的两人随意找点东西填饱肚子。

  饱暖思淫欲,昨晚疯狂的两人此刻都是无精打采的,但并不妨碍龚纯又有几分蠢蠢欲动。

  关老师此刻穿着一套崭新的职业套装,这自然是龚纯早就提前准备好的,唯一不同的是关老师眼下是真空上阵,龚纯不准她穿内裤和胸罩,衬衣的纽扣解开了几个,露出小半个浑圆雪白的乳球,而龚纯的一只手正在关老师的裙底作怪。
  关老师双腿夹紧,手却伸进了龚纯的短裤里,龚纯要害被抓,眼神却陷在关老师白皙的乳沟里,「关老师,帮我复习复习功课吧。」

  关老师闻言愣住了,但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  书桌前,关老师趴在桌子边,臀部高高撅起,裙子被掀到腰间,龚纯坚挺的肉棒不断在关老师粉嫩的小穴里进出,关老师手里拿着语文课本,喘着粗气,断断续续的念着,「涉……涉江采……采芙蓉,兰泽……泽……多芳草……」
  但来自背后的强烈快感让她半天也念不了几个字。

  龚纯倒是很享受这种感觉,「老师的声音真好听,怪不得叫床也那么诱人呢。」
  双手探到关老师胸前,明显心思和关老师一样,都不在课本上。

  说是要来享受一下美女老师辅导的过程,可打从一开始,龚纯抚摸着关老师没穿内裤的屁股就一发不可收拾,直接把女老师按到在了桌子上,那本语文书还是后来拿来装样子的。对此我后来的评价是,和张昌一样,不是学习的料。龚纯轻咬着关老师的耳垂,「真棒,老师的下面真紧啊!」

  「呃啊——」关老师此时也不在龚纯面前伪装什么,快感地呻吟着。

  「老师,来吧!」

  龚纯加快了速度,双手不时地拍打女老师的大屁股。「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」
  ,关老师仰起了头,低沉的呻吟夹杂在急促的呼吸中,但龚纯看不见的是关老师眼底的冷漠和悲伤。龚纯搓揉着关老师的乳房,在她的身上乱吻,双手紧紧抱住她的娇躯,抚摸着她光洁的背,疯狂地抽动着。

  关老师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性爱的快感包围,雪白的裸体晃动着,张着嘴,甩动着长发左右摇摆,这令龚纯无比的兴奋。

  「说,我厉不厉害?」

  龚纯喘息着叫道。

  关老师低下头,声音不大,「乖乖当你的学生吧。」

  说不出的嘲讽。

  龚纯不再吭声,扭曲着脸疯狂的抽插着,不知过了多久,「啊……」,这次关老师没能挡住嗑药的龚纯,小声地尖叫起来,双手反向后用力抱紧龚纯,指甲深深陷进龚纯的背里,阴道紧紧夹住了龚纯的肉棒,屁股用力向后撅起。龚纯眼见关老师被自己送上了高潮,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高潮的感觉,用尽最后的力量猛烈冲击着。

  「啊……老师真棒啊……」

  龚纯象野兽一样嚎叫着,所有的力量在一点爆发了,无数液体喷射而出。
  关老师虚脱一样地趴在桌上,大口喘着气。龚纯抽动着,寻找着残留的快感,直到完全软下来才抽出,总算是雄起了一次,「怎么样?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。」
  龚纯洋洋得意,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关老师挺翘的屁股。

  关老师转过头,语带喘息,「这么年轻就要靠药,真不知道等过两年你还能指望什么来维持?」

  这话把龚纯鼻子都气歪了,昨晚偷偷摸摸没被关老师发现,刚刚一激动,当着关老师的面嗑药了,这下居然被如此鄙视了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  仗着年轻和药效尚在,很快恢复过来的龚纯咬着牙把关老师翻过来,仰面躺在书桌上,又开始了新一轮征伐。当然了,只有累死的牛,没有耕坏的地,最终的结局是,好不容易恢复了点精力的两人连晚饭都没吃,又双双倒在床上,呼呼大睡去了。

  周日一天,龚纯尽量恢复自己的战斗力,无论如何不肯放过关老师,龚纯坐在沙发上,关老师跪在龚纯面前替龚纯口交,龚纯笑眯眯的看着关老师,「怎么样?关老师,舒服吗?」

  关老师低着头不说话,脸色通红,浑身紧绷还不时颤抖着,「嗯,技术真不错,前后都塞了跳蛋,口活还这么稳定,」龚纯将手探入关老师胸前揉捏着,「你弟弟的事已经搞定了,对方收到钱了,也答应不再找你们麻烦了,这一切你可都参与和看到了。」

  所以关老师此刻才会认命的给龚纯口交,带上情趣玩具供龚纯淫乐。

  「我答应你的,自然会做到,」关老师将龚纯的肉棒吐出,用手捏住,语带挑衅,「只是你自己似乎并不行啊。」

  「谁说我不行了,」龚纯一把拉起关老师,关老师跌坐在沙发上,「不然你给我弄这些东西干嘛?还不是自己不行,只能靠外物罢了。」

  这话令龚纯火冒三丈,关老师精力相当的好,恢复也快,龚纯发现自己确实有点吃不消了,正因为是事实,所以令他格外恼火,恶狠狠的把开关开到最大,关老师强忍着快感,眼中满是不服的斜眼看着龚纯,这极大的刺痛了龚纯,可他一时也不知怎么办才好,关老师眼下是随你玩弄,可就是鄙视你不够男人,你用器械或是吃药都鄙视你一番,弄得龚纯是万分难受,一咬牙,跑到房间吞下一粒药,红着眼睛直接把关老师按倒在沙发上,关老师也不反抗,反而整个人迎合的缠了上去,唯有眼中满是鄙夷,似乎在说,「又要靠要药啦?」

  龚纯装作看不见,粗暴的撕开关老师的衣服,拿出跳蛋,也不顾关老师被弄得挺疼的,一下直插到底。

  关老师忍着快感与痛感,双腿紧紧缠住龚纯的腰,凑到龚纯耳边,「不知道你能支撑几分钟呢?」

  龚纯脸上自然是不甘示弱,可心中哀叹,想要征服这个女人,任重道远啊。
  因为明天要考试,关老师要监考,最主要是龚纯确实撑不住了,于是关老师在傍晚时分离开了。龚纯则毫无力气的躺在床上,给我打了个电话,「这女人真不好搞阿,怪不得张昌这小子找她的次数不多。」

  一听这话,我就知道龚纯八成是吃瘪了,「张昌这小子可是跟我抱怨过,关老师不好弄的,怎么,你一个周末还没爽够?」

  「爽,爽过头了,这女人真是不服输,」龚纯在我面前倒没有什么隐瞒,简单地说了下,「下次就看你的了,不过估计你也不行,真刀实枪干不过她。」
  我嘿嘿直笑,也不多辩解,笑话,我要是搞不定的话,我还当什么主角嘛,到时候让你们看我的厉害,张昌那小子已经输给我一次了,下次把龚纯喊上,三人来次操女老师比赛,让他们心服口服,「到时候你看吧。」

  现在关老师再怎么桀骜不驯,也只能乖乖任我们操干玩弄,最多就是像这样挑衅一下,可还不是得被自己的学生按在身下奸淫操干,下周正好放假,有的是时间慢慢玩,我的大枪可是从来没有真正的满足过啊。

  这么想着,我侧头看了一眼精疲力竭后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沉沉睡去的刘娟瑛,整个曼妙诱人的身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,却恍无所觉,发出低低的笑声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3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